织一梦醉千年

   文/亦珺

  

  素月娇娇,微风拂面柳儿飘,一缘相牵两心眺,看那千江静水柔揽千江月,念那万家灯火掩盖万千故事,只是不知故事里谁叹谁哭又谁笑?

  你不该入我梦的,可入了,我不该搅你梦的,可搅了。
梦是美的,很醉人,梦是短的,很速醒,可就算醒,到底是梦过、美过、醉过,心当知足。
都说,来过,就会悠久的留下陈迹;去了,就会悠久的留下可惜;对此,不知你信不信,我坚信且深有理解、深有所感。

多年自此,身边,良多东西都变了,可唯有回想没变,那逝去的一经忽现。

那一夜,秋月如盘。
远方,月中似见云袖舞,浮云逐月不却步,黛山无言百鸟宿。
近处,月下香幽入肺腑,窗前谁与共剪烛,清茶盏盏衷肠吐。

  那一刻,桂香迷离。
君问:花好月圆,心欢手闲,不来一曲吗?
妾答:良辰美景,自该当歌,等君调起,妾相随相和便是。

  锦瑟相和弦丝舞,丝舞轻轻尽飘忽。
肆意升降指尖触,弦音触及心深处。
心音聊借曲声吐,曲声尽吐思万缕。
尘寰有情胜仙都,仙都寡情不如庐。

  千年之后,无眠,于幽院闲步。
看尘寰灯影迷离,看世间月影迷离,影与影似是相倚又似是隔着千千绝对里。
嗅花沐月,止不住幽思忽起,犹记当日。
君曰:“不谋伊面知伊心。”
妾道:“不闻君语解君意。”
许是原形知两心依,亦或是假相知两相谑,真假可是梦一场,何须严谨、何必较真,终是一笑相视复无语。

  寻着丝丝缕缕的陈迹,欲解梦起那儿,可夜如水,水淼淼漫漫终不见源,虚无的宇宙一片纷乱,心正在纷乱中迷途,不知所入,不知所出,不得其解,陷入糊涂。

累了,于夜深处禅坐。暗念, 这世上的万事万物有影无形,缘起缘落,幻生破灭,频频不由心、不由人,来,无法阻,去,无法留。

  你我,织一梦,醉千年,知是缘是命弗成怨。
目前,隔万里,难相牵,循环里唯有浸寂念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澳门娱乐在线 » 织一梦醉千年